产品销售收入为0 加科思赴港上市能把股票卖好吗?

/ 0评 / 0

大型钢板库 http://www.yfjnzb.com

  自港交所两年前允许尚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带“B”上市后,多家长期亏损且无营收的生物科技企业启动了上市之旅。

  11月30日,加科思药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加科思”)通过港交所聆讯。招股书显示,公司自成立以来持续亏损,截至2020年6月30日,今年上半年已亏损8.11亿元

  无产品销售收入靠政府补助

  招股书显示,目前加科思的产品尚未获准进行商业销售,且尚未从产品销售产生任何收入。

  其他收入主要包括政府补助及理财产品投资收入。政府补助主要指来自国家及地方政府机构的政府补贴,用于其研发活动和临床试验中产生的费用。

  事实上,今年向港交所递表时没有任何产品进行商业销售的生物科技企业,并不少见。但对比先后脚通过港交所聆讯,且能通过自有的抗体平台产生收益的其他生物科技企业,仅靠政府补助的加科思显得相对“被动”。

  加科思自2015年7月成立以来,亏损多年。招股书显示,2018、2019年、2020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加科思的亏损分别为1.56亿元、4.26亿元、8.11亿元,亏损主要来自研发开支、行政开支及具优先权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亏损。

  需要注意的是,研发支出所造成的亏损远远少于具优先权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亏损。2018、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截至6月30日),公司的研发开支分别为8489万元、1.39亿元、7101万元,分别占亏损额的约54.4%、32.6%、8.75%。同期,具优先权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亏损金额分别为5291万元、2.36亿元、7.33亿元,分别占亏损额的约33.93%、55.33%、90.4%。

  HHC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刘兆瑞12月5日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具优先权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亏损金额较大、占比较高,这是由于公司此前发行了含期权的优先股,而公司股权估值后来增幅较大造成的。这是基于会计准则的审慎原则计入损益表的损失,并非因经营导致的亏损。

  而加科思背后投资阵容确实“豪华”。从2015年至今该公司进行了5轮融资,最后一轮于今年2月进行,完成后估值达约4.55亿美元。其中,股东包括中国台湾药企晟德大药厂、启明创投、生命科学及医疗健康行业投资风险基金礼来亚洲基金(LAV)、中金基金及透过HHSPR-III持股的高瓴资本。此外,高盛及中金为联席保荐人。

  这让加科思注定从起跑线就备受瞩目。“对生物医药行业的投资分析需要极为专业的认知能力。礼来亚洲基金和高瓴资本都属于生物医药行业的高段位投资者,在生物医药行业具有很深厚的投资研究基础。中金和高盛是香港资本市场的顶级投资银行。在今年按18A章规则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项目中,这两家机构是首次联席保荐,这也部分反映出市场顶级参与者对加科思的共识。”刘兆瑞说。

  核心产品暂无中美两地专利

  在抗肿瘤药领域的研究为加科思吸引资本关注增加了不少助力。招股书显示,加科思专注于创新肿瘤疗法的自主发现和开发,旗下自主研发的核心产品JAB-3068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用于食道癌治疗的孤儿药认证。

  而这款药物目前尚无批准或上市的竞争产品,同类的竞争药物也都处于临床阶段。其招股书透露,“我们的SHP2抑制剂(JAB-3068及JAB-3312)主要面对来自TNO-155、RMC-4630及RLY-1971(用于治疗实体瘤等适应帧的三种临床阶段候选药物)的竞争。迄今为止,全球范围内尚无获批淮或上市的SHP2抑制剂。”

  在市场稀缺性的考量下,拥有JAB-3068的确是加科思现阶段备受瞩目的优势。但一款稀缺性药物从研发到上市,再到是否能够获得商业成功,未必能如资本市场预判那样顺利,而是充满不确定因素。

  在医药领域工作的张源(化名)12月5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一款药上市以后,不一定能销售的好,也就是商业化成功,这里面有很多取决因素,包括药物疗效本身、医生的认可和患者的使用体验。有些药疗效可以,但副作用大,医生不愿意推荐,患者使用体验不好,就不用这款药。”

  此外,药企对药物专利保护程度也会影响该款药物未来面对的竞争局面。“每个药物的分子结构是有研发专利保护的,但具体这些专利能覆盖多少分子结构,视药企申报情况决定。如果企业的专利申报没有做到位,比如他的申报条目比较少,被人抓到漏洞,其他人拿这个靶点研发同一个药物,对方也可以说自己是原研药,就会跟他产生竞争。”张源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每一款原研药都会有一个专利期,这个时间在10年到20年不等,度过这个专利期后,所有药企都有权利研发仿制药。

  仿制药的价格比原研药低很多,因为研发成本低,所以商业性也不如原研药。“如果企业在专利申报上做得越全面,他面临的原研药竞争产品就会越少。”张源说。

  正如加科思在招股书中提示,倘无法在全世界为其候选药物获得和维持充分的专利和其他知识产权保护,或倘所取得的有关知识产权范围不够广泛,第三方可能开发及实现与其相似或相同产品及技术商业化,并直接与其竞争。

  此外,记者从招股书中发现,加科思核心竞争产品JAB-3068在中国、美国等主要市场的关键专利申请仍未获批。至于未获批原因是什么,何时能获批,《证券日报》记者在邮件询问加科思后,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文章来源:证券日报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