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离航道也能发现巴西,意外不?

/ 0评 / 0

风管加热器

约8000km

○ 1500 年3月9日,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以西4公里的贝伦港,特茹河从这里注入大海,远方便是一望无际的大西洋。 一支由1200名船员、10艘克拉克大帆船和3艘卡拉维尔帆船组成的舰队即将启航,远航印度。 码头上人声鼎沸,热闹异常。

△贝伦港的大航海纪念碑,来自shutterstock

妇女和孩子在送别自己丈夫、父亲或儿子。广场上,葡萄牙国王的王旗在风中猎猎飘扬,今天葡萄牙的国王曼努埃尔一世也亲自来到这里为即将远航的勇士们送上自己的祝福。国王把绘有五个圆圈 (象征基督身上的伤口) 的王旗交到了一个三十二岁年轻人的手上,这个人就是此次远航的最高指挥官——佩德罗.阿尔瓦雷斯.卡布拉尔 (Pedro.Alvares.Cabral) 。

△里斯本,来自shutterstock

进入15世纪以来,随着收复失地运动的成功与地理大发现时代的到来,葡萄牙这个西南欧边陲的小国家逐渐走上了人类历史舞台中央,成为了最早兴起的殖民帝国之一。

凭借着独特的地理位置,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不久后,葡萄牙殖民者也随之而来,许多葡萄牙航海家、探险家将自己的名字留在了人类的史册上。 诸如: 瓦斯科.达伽马、巴托洛梅乌.迪亚士、斐迪南.麦哲伦。 这些人为了开辟到达亚洲的新航路、找寻传说中的黄金国度而前赴后继的踏上远航的旅程。

其实早在15世纪初美洲大陆被发现之前,位于大西洋之滨的葡萄牙人就开始了对大西洋的探索。葡萄牙国王若昂三世 (1357-1433) 的三儿子恩里克王子就是葡萄牙历史上著名的航海家。他在萨格里什 (今圣维森特角) 创立了历史上第一所国立航海学校,1415-1416年间,恩里克王子连续两次派人去探索加那利群岛。

△圣维森特角的国立航海学校,来自shutterstock

1418 年,这位王子王子再次派遣贵族出身的航海家若昂.贡萨尔维斯.札尔科和特利斯塘.瓦斯.特谢拉出航大西洋,一场风暴过后,他们意外的发现了马德拉群岛,1432年,葡萄牙人又发现并殖民了亚速尔群岛。 至此葡萄牙人在大西洋上拥有了向新大陆殖民扩张的重要桥头堡。

△马德拉群岛,来自shutterstock

△亚速尔群岛,来自shutterstock

1497年-1499年,瓦斯科.达伽马穿越风暴角 (今好望角) 来到了印度的卡利卡特,成功的开辟了通往亚洲的海上航线,就在达伽马船队回到葡萄牙半年后,另一支舰队即将出征,准备重现达伽马的辉煌,将珍贵的带回东方货物运回欧洲,这就是卡布拉尔即将踏上的征程。

△好望角,来自shutterstock

卡布拉尔本人并非航海家出身,他1467年或1468年出生于葡萄牙内陆城市贝尔蒙蒂的一个贵族家庭。 当时葡萄牙殖民探险船队的指挥官都是由贵族担任,身份是担任这个职务的重要标准,这远比经验重要得多,所以说如果这名指挥官恰好有充足的经验且富有冒险精神,那么这支船队一定会有所斩获甚至是名留史册,比如迪亚士和达伽马率领的舰队,但如果这个指挥官缺乏指挥才能,那么探索成果就会大大折扣,船员们甚至会为此赔上性命。

1500年3月9日,船队扬起风帆从里斯本启航,向南方那片广袤的大洋深处驶去。 对于卡布拉尔来说这次远航的任务非常艰巨。 但如果成功,自己的收获将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

葡萄牙国王在向卡布拉尔面授任务的同时也给予了他丰厚的回报。 国王向他承诺如 果卡布拉尔完成此次远航任务顺利到达印度,那么作为奖励,他可以获得与35公斤黄金等值的货币奖励,同时有权利自费购买30吨的胡椒运回欧洲卖给葡萄牙王室,还可以携带10大箱其他种类的香料在欧洲市场出售,当时的香料在欧洲市场属于奇缺的奢侈品,从亚洲运回后会翻上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价钱,所以虽说此次航行危险重重,但是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卡布拉尔就可以一跃进入葡萄牙乃至于整个欧洲的顶级富豪队伍之中。

△出了这条河,下了这片海,来自shutterstock

为了保障航行的顺利,葡萄牙王室为卡布拉尔配备了工作能力极强的助手,这其中就有在1488年发现风暴角 (今好望角) 的迪亚士兄弟,兄弟二人听从卡布拉尔指挥,各负责一艘船,在之后的航程中,兄弟二人的命运可谓是大相径庭。弟弟迭戈.迪亚士指挥的船只在穿越风暴角进入印度洋后,在莫桑比克以东海域发现了一座大型岛屿,他将这里命名为圣劳伦斯岛,也就是今天的马达加斯加岛。

△马达加斯加,来自shutterstock

而他的哥哥——大名鼎鼎的巴托洛梅乌.迪亚士于1500年的5月24日在风暴角海域遭遇强风暴,他和他的船戏剧性的葬身在了这个12年前由他亲自命名为“风暴角”的地方。 当然,这是发现巴西之后发生的故事了。

△气候诡谲多变的风暴角,来自shutterstock

卡布拉尔率领的舰队从葡萄牙本土驶出后,经过5天的航行,于3月14号到达加那利群岛。 这是一片位于非洲西海岸外的岛屿,葡萄牙船队在这里补充了淡水食物后,急匆匆的向南方驶去。

△加纳利群岛,来自shutterstock

又经过一周的航行,3月22号船队抵达佛得角, 1456年葡萄牙人刚刚发现这里时,这还是一片与世隔绝的无人居住的岛屿,因为岛上植被茂密,所以葡萄牙人将这里命名为佛得角 (Cabo Verde,葡萄牙语的意思是“绿色之角”)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凭借着良好的区位优势,这里成为了葡萄牙人进行奴隶贸易的重要转口港口,曾经的无人小岛如今已经有了众多的定居者,这其中有白人殖民者、有黑人奴隶、有传教士、有探险家。

△佛得角,来自shutterstock

抵达佛得角的卡布拉尔受到了当地葡萄牙官员的欢迎,但让卡布拉尔懊恼的事情发生了,船队中由瓦斯科.德.阿泰德指挥的船只连同船上的150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阿泰德是一名牧师的儿子,早年就曾多次参加远航,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船长。 根据当时的记载,在抵达佛得角的这段时间里,并没有船队遭遇强风暴或恶劣天气的记述,但是阿泰德和他的船员们就如同人间蒸发一般再也没有出现,成为了这次远航中的一个历史之谜。

△海上风暴,来自shutterstock

失去了一名经验丰富的船长和一整船的水手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但这不影响卡布拉尔的行程。 船队按计划从佛得角启航,准备穿越赤道。

虽然当时的观星技术并不十分先进,而且在远洋航船上进行的观测定位活动总会出现4°-5°的偏差,但从随船书记官的记载中我们可以得知,卡布拉尔的船队在1500年4月9日顺利穿越赤道进入了南大西洋海域。

△南大西洋,来自shutterstock

受地转偏向力的影响,南大西洋的海风风向与北大西洋是不同的,为了让帆船获得充足的风力好加快前进的步伐,穿越赤道后不久,卡布拉尔就下令船队转向西南方向航行。 对于卡布拉尔的这道命令,历史学界一直争论不休,有观点认为在卡布拉尔正式发现巴西之前,就已经有葡萄牙航海家抵达了这片未知的大陆。

而西班牙人文森特.亚涅斯.平松更被认为在1500年1月26日就发现了如今巴西伯南布哥州的圣奥古斯丁角。 对此葡萄牙王室是知情的,但由于当时葡萄牙和邻居西班牙正忙于海外领地的争夺,地狭民稀的葡萄牙受国力限制无法与西班牙展开全面抗衡,为了不引起这个邻居的嫉妒心,葡萄牙王室对此事做了淡化处理,他们希望在不刺激西班牙的前提下,实现对南美洲东部海岸的占领。

△圣奥古斯丁角,来自shutterstock

而最有力的证据就是卡布拉尔船队的领航员以及多名船长都参加过达伽马的远航并 顺利到达过印度,他们是知道正确的航向的,完全不需要绕这么大的弯路。 在这种观点的支持下,人们就对卡布拉尔的这次转向有了新的解读,他们认为,卡布拉尔早就受领了葡萄牙国王曼努埃尔一世的秘密任务——再次找到南美洲东部的这片土地并明确葡萄牙人对这片土地的主权!

但无论如何,那些能够给我们答案的原始文献都在1755年11月1日里斯本那场里氏9.0级的大地震中化为了灰烬。 历史的真相就如同葡萄牙殖民帝国的国运一样,在大地震之后逐步消散模糊在人们的视野中。

斜穿大西洋的航程是危险且枯燥的,毕竟前方是一片未知的陌生领域。 从佛得角驶出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了,船队沿着既定方向不断前进,但似乎这段航行不会有尽头,离开佛得角后他们再也没有见到过陆地,船上的物资再也没有得到过补充,不少船员因为吃下了不洁净的食物和饮用水而病倒了。

△关键是缺水,来自shutterstock

1500年4月21日,水手们忽然发现了海面漂浮的海藻,多年航海的经验告诉他们——离陆地不远了,果然第二天上午,海风吹散了笼罩着船队的薄雾,站在桅杆上远眺的水手兴奋的大叫“陆地! 右舷侧发现山体。 ”

卡布拉尔得到消息后快速登上甲板拉长望远镜,向着水手所指的方向,没有错! 一座并不算高的山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那确实是一片陆地。 远涉重洋的观星师和水手们都清楚,这里距离非洲还很遥远,所以这是一片全新的领域,一片未知的新土地!

△来自shutterstock

1500年4月22日这一天被卡布拉尔的舰队写入了人类历史的史册——巴西被发现了。 卡布拉尔将这座发现的山命名为帕斯卡尔山,就位于今天巴西东部巴伊亚州塞古鲁港以北62公里处。

△塞古鲁港以北62公里处,来自shutterstock

△帕斯卡尔山,来自shutterstock

在发现陆地后,卡布拉尔没有贸然登陆,他命令船队贴近海岸线缓慢向前航行,借以观察海岸上的具体情况。 没多久船员们就发现发现海岸上有居民,他们的样子与葡萄牙人十分不同,他们无论男女都浑身赤裸,棕黄色的皮肤和刚健的身姿都透露着活力与热情。

4月23日卡布拉尔将所有船长聚集在他的船上开会,商讨下一步的策略,其中的一位船长尼古拉.科埃略被派遣登陆,与当地居民接触。 卡布拉尔为科埃略配备了一个小型的卫队护送他登陆以防发生不测。 科埃略登陆后发现这里的原住民对葡萄牙人充满了好奇,而且态度也十分友好。

虽然语言不通,但双方仍通过各种方式实现了初步沟通并交换物品。葡萄牙人将木制十字架插在了这里,并将这里命名为“圣十字架之地” (Terra de Vera Cruz) 。

4月24日科埃略返回了船上,卡布拉尔命令船队启航,向北行驶65公里后,在被称为安全港的地方抛锚,船队领航员阿方索.洛佩斯再次登岸,不久后他带领两名印第安人上船与卡布拉尔交谈。 会谈是友好的,同科埃略一样,卡拉巴尔也同印第安人交换礼物,但是卡拉巴尔发现这里的人生活在原始社会,一切都处于荒蛮之中,就按照惯例称他们为“印第安人”

这里的男人通过打猎和捕鱼收集食物,而女人则从事小规模农业,本地原住民分成许许多多的敌对部落,卡布拉尔这次遇到的是一个自称为“图皮尼乌姆” (Tupiniquim) 的部落。这里的人知到如何使用火,但是对于金属的运用还并不熟悉。

△印第安的熏肉是巴西烤肉的起源之一,来自shutterstock

4月26日是天主教传统节日复活节,卡布拉尔船队停靠的地方聚集了越来越多好奇的印第安人。 卡布拉尔命令修建了一个祭坛,由传教士亨利.德.科巴莱主持进行了一场天主教的弥撒活动, 弥撒仪式后,葡萄牙人将携带的葡萄酒分给印第安人品尝,但是印第安人并不喜欢这种酒精饮料,葡萄牙人可能并不会想到,虽然印第安人生产水平落后,但是他们对于发酵酒精饮料的开发却有着深入的研究,这里的原住民已经能够从当地植物的根、茎、叶、果实和种子中提取制作80多种酒精饮料。

接下来的几天葡萄牙人开始补充自己所需的各种物资,热心的印第安人帮助葡萄牙人一起把大量的饮用水、食物、木材被搬上船。 与此同时,一艘补给船返回了葡萄牙,负责向葡萄牙国王报告发现新土地的消息,但是执行这一任务的船长还不确定,有的记载说是加斯帕.德.莱莫斯,也有记载说是安德烈.冈萨雷斯。 但不管船长是谁,葡萄牙国王及时收到了这个好消息。

△印第安人馈赠淡水和肉食给葡萄牙人,来自shutterstock

根据葡萄牙与西班牙签署划分双方海外控制范围的《托德西利亚斯条约》,这里的土地位于葡萄牙的控制范围内。 船队离开巴西之前,葡萄牙人还用当地的木材搭建了一个将近7米高的十字架。 向其他国家宣誓自己对这片土地的支配权。

1500年5月3日,卡布拉尔的船队从这片新发现的土地启航,向着他的最终目的地印度驶去,这将是一段更为紧张刺激的旅程……

就如同葡萄牙诗人卡蒙斯在《葡国魂》所写的那样,卡布拉尔和同时期的所有葡萄牙探险家一样,用极富传奇的冒险经历续写着民族史诗中传唱的辉煌……

听蝶雨晨萱为您朗读(BGM.Reception Waltzer)

参考资料:征服者:葡萄牙帝国的崛起.罗杰·克劳利;巴西-未来之国.斯蒂芬·茨威格

?

我的骨骼化成一块块岩石, 我的肌肉变成黑色的泥土, 庞大的身躯化成一座高山, 深深地坐落在茫茫的海上, 我的魁伟身躯这样被众神 变成这座遥远荒僻的海角, 为了使我感到加倍的痛苦, 忒提斯还让大海把我环绕。○ 碧落清遥撰稿 听风者制图 大尾巴熊配图

自驾沿卡布拉尔路线

从葡萄牙里斯本坐船出发,

穿过西班牙加那利群岛自治区到佛得角共和国,

横穿赤道南下到巴西。

路线数据来自GoogleMaps

— 015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