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式民主”在全球注视下演得稀烂,香港“黄丝”手足无措

/ 0评 / 0

北京糖尿病中心 http://national-isdm.com/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 赵觉珵 陈青青】尽管时隔1年、相距万里,但香港市民在看到美国示威者冲进国会大厦的一幕时,总会产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2019年7月1日,一群暴徒也曾闯入过香港立法会大楼肆意破坏。那时,这些蒙面黑衣人被西方政客和媒体称赞为“民主英雄”。

如今,“民主英雄”在美国政客和媒体口中变成“暴徒”,“美式民主”的剧本在包括全球注视下演得稀烂。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7日发文称,“真诚的问问‘泛民’,你们不断追求美国的制度,说什么政权顺利移交,说什么自我纠正,说什么有暴徒攻入立法会是因为香港没有民主。今天早上,请你们再想一遍。”

香港“黄丝”急于跟美国示威者撇清关系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驻港记者威尔·里普利(Will Ripley)7日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出了两张对比照片:一张是2019年暴徒冲击香港立法会,另一张则是此次示威者攻进美国国会大厦的照片。里普利写道,“上面这张图是香港的‘民主运动’,下面的图是美国的支持特朗普运动。虽然是非常不同的两组人,但他们都感觉遭到了边缘化和被迫害,并选择破坏那个他们不信任的政府。”

虽然将香港出现的“黑暴”活动称为“民主运动”,并试图为此类活动辩护,但里普利的这则推文依然遭到大量香港“黄丝(泛指支持反修例甚至黑暴活动的人)”的围攻。在全世界都在围观美国的混乱、西方政客普遍指责美国抗议者的暴力行为之际,“黄丝”们急于撇清关系,坚持宣称将香港的“民主运动”与美国发生的事情进行对比是“完全错误”的。这则推文还引来了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国权力项目主任葛来仪,她批评称里普利的说法是错误的,“香港抗议者没有发生政变”。事实上,香港特区政府于去年7月已经发出声明,表示示威者最常用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具有“港独”“将香港特区从中国分离出去、改变特区的法律地位”,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含意。

这些辩护并没有区别出两个相似场景的不同之处,反而令很多人意识到,发生在香港与华盛顿的两起事件的诸多共同点。相比之下,不同的是香港“黑暴”势力的行为更加持久、更加极端、更加暴力,而香港执法部门的行动更加审慎与专业。

当地时间6日下午,一名闯入美国国会的女性特朗普支持者遭警察枪击身亡。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7日在社交社交媒体上对曾参与暴力活动的香港示威者发出质问,“有闯入美国国会的示威者中枪不治。作为示威者,你宁愿在香港示威还是在美国示威。”他还在帖文中特意提到曾闯入香港立法会参与暴动、目前已经潜逃的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前总编辑梁继平,“梁继平肯定不会冲入美国国会”,讽刺其在港肆意妄为未必有胆量去美国“撒野”。

香港“光头警长”刘泽基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感叹称,相较之下,香港警察太“温柔”了。“根据美国颠覆政权的剧本,当中必定是围绕争取人权自由,之后必须要有人死,因为有人死之后才能将事态发酵、变大”,刘泽基说,“这个剧本已经在全球上演很多次,但偏偏在香港警察一年来也没有啥死一个人,这样的剧本才不能再演下去。”

在香港媒体对发生在国会山事件的报道下,一些香港网友也发布评论讽刺称,“怎么解释冲击香港立法会不但没有死人,更要逃到国外。香港太自由了,香港警察太善良了”。“(美国)警察开枪却没有人说警察暴力,太搞笑了。”

“美丽风景线”成“美式双标”代名词

“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一年多前对香港暴力抗议的美化形容如今被频繁提起。在特朗普支持者攻进国会大厦期间,有人占领了佩洛西的办公室,坐在她的座位上拍照留念,还有人扛走了她的议长讲话台。对此,佩洛西再也无心欣赏“美景”,而是痛斥示威者“亵渎了美国的‘民主殿堂’”,并称“我们的‘民主’遭到了可耻的攻击”。

不止是佩洛西,曾为暴力乱港分子打气的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现在却开始大呼“暴力,不管是来自左翼还是右翼,总是错误的”;曾指责香港警察“使用暴力镇压示威者”的参议员马克·卢比奥,则更向特朗普喊话称,“执法人员正在受到攻击”,敦促他派遣更多资源“协助警察,帮助恢复秩序”。

华盛顿一日之内出现的种种乱象不仅是“美式民主”的滑铁卢,也是“美式双标”的大型展台。英国政治和国际关系分析师汤姆·福迪7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在描述香港和华盛顿发生的事件时,人们看到了西方使用了不同话语:暴徒冲击立法会是“争取民主”的“英勇反抗”,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美国国会时,英国广播公司(BBC)却称其为“支持特朗普的暴徒”。

不止是BBC,《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华尔街日报》这三家美国的标志性媒体,都采用“暴徒”(Mob)一词形容冲击美国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除了“暴徒”一词,一些美国媒体还更加直接地称特朗普支持者的抗议行动是“暴乱”(Insurrection)。复旦大学美国问题专家沈逸表示,西方对待民主的态度是工具性的,永远都是发生在别人家的暴动是为“自由而战”,发生在自己家的就是暴乱。

香港立法会议员陈恒镔7日在社交媒体发布一张标题为“跟西方国家回应暴动学英文”,批评西方国家回应暴动事件时持“双重标准”,行为可耻。另一名立法会议员葛佩帆也批评美方的“双重标准”行为,称之为自食恶果的结局。

“民主灯塔”坍塌令“黄丝”手足无措

一直以来,由于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等特朗普政府高官对“乱港”分子和反对派公开支持,甚至频繁出手干涉中国香港事务,“黄丝”们普遍对特朗普抱有好感,并视美国为最大“救星”。在2019年“修例风波”期间,星条旗、特朗普照片以及各种向美国求援的标语经常出现。英国民调机构“YouGov”去年10月针对亚太地区对下一任美国总统的倾向发起调查,中国香港对特朗普的支持度在亚太地区中排行第二,仅次于中国台湾。

国会大厦的混乱与不堪、特朗普的“坚持”、多位共和党籍参议员的“割席”,6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令“黄丝”们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在他们经常使用的社交平台“连登”上,持不同意见的人吵成一片,甚至互相谩骂攻讦。面对国会山的“黑暗一日”以及即将下台的特朗普,一些“黄丝”五味杂陈,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两天的新闻都好惨,感觉世界就要玩完了”,而底下的一则回复表示,“是香港(暴徒)玩完了”。还有“黄丝”发帖称,他们“要准备挨过黑暗时代了”。

一些人对特朗普依然“忠心不改”,在“连登”上发帖称“支持特朗普的6位参议员会继续对抗选举结果,我们连登是否可以支持下他们”,并呼吁其他人前往一贯反华的共和党籍参议员克鲁兹等人的推特下留言支持。有的人则坚决不承认特朗普已经输掉此次大选,坚称“都是假新闻”“还有绝招没出”。

看到形势不妙,“民主灯塔”已经逐渐坍塌,部分香港反对派开始选择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迅速“割席”。香港前立法会议员、“乱港分子”李卓人7日宣称,华盛顿的暴力行动削弱了美国民主价值观的叙事,美国已经沦为“笑柄”

“本以为‘揽炒’可以让外资离开,中央‘收手’,谁知道现在外资没走,中国(内地)强势,笑到最后。”一名香港人在“连登”感叹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